当前位置:首页 > 多彩车生活 > 自驾游推荐 >

古塔夕照 韶关南华寺

古塔夕照 韶关南华寺

发表于 2014-06-10 21:49
  • 车生活
  • 责任编辑:李恒康 来源:车生活网
  • [车生活岭南行]想去南华寺,是在读了《六祖坛经》之后,感觉六祖慧能大师的形象在我心里亲切起来,于是生起了去拜谒惠能大师的念头。当这个念头时时萦绕在我的心头,不能自已的时候,就去了。经过一昼夜

  • [车生活 岭南行]想去南华寺,是在读了《六祖坛经》之后,感觉六祖慧能大师的形象在我心里亲切起来,于是生起了去拜谒惠能大师的念头。当这个念头时时萦绕在我的心头,不能自已的时候,就去了。

      经过一昼夜的长途奔波,25日19时到韶关。天空中飘零着丝丝小雨,点点滴滴,落在浮尘飞舞的大地,落在静静流淌的河面。夜色渐浓,华灯初上,急匆匆的人们犹如过江之鲫,车流人海,各种噪声交杂在一起,形成了滚滚红尘中的浮世生活。只有我这流浪者,缓缓而行,时而停驻,时而张望,享受这细细的雨所带来的微微凉意。

      26日,晨,小雨依然在下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在韶关火车站的东侧汽车站坐上了去南华寺的专线车。也许是因为下雨,也许因为不是周末,车上只有三四个人。经过4、50分钟的颠簸,便到了南华寺的山门了。因为正在修路,只好路边停车,跨过正修了一半的马路,径直向南华寺走去。

     

      走在风雨中,来到山门前。远远就看见了古木护持下山门上的“曹溪”二字,走近来看,写着“庾岭继东山法脉,曹溪开洙泗禅门”。门票20元,检票入内。人不多,我慢慢地行走着,一边取景拍照,一边观赏风景,用心体会这千年古刹的意境。雨,一直在下,不大不小,不疾不徐。这是在为我洗尘吗?洗去我身上的浮尘?洗净我心中的积尘?让我清清净净的来拜谒惠能大师吗?“曹溪法雨落,世上浮尘涤”,我在心里轻轻的反复吟咏这突然冒出来的两句话。

     

      四周都是参天茂盛的古木,地面和台阶已被雨水冲洗的很干净,偶然飘落满地的落花、落叶也不是那种干枯萎靡的样子,在雨水的滋润和映着天空的反光下依然闪烁着生命的光辉,透露着一种诗意的安详。环境很幽静,雨点打在伞上、落在树叶上,刷刷的声音奏出一曲天籁之音,渗入我的心里,感受到了这千年古刹庄严肃穆、幽静深远而又亲切和谐的气氛,那种清思涤虑、心旷神怡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     

      循路前行,拾级而上,过了宝林门,从东边廊下走到天王殿。行走间,人渐渐多了起来,成群结队的烧香拜佛。只有我一个人走走停停,东张西望,偶尔会看到他们看我的有点异样的眼神。

     

      在天王殿,四大天王塑像两两分立东西两厢,笑容满面的弥勒佛塑像坐于正中屏墙神龛之上。呵呵,有点奇怪,供奉弥勒佛的地方,偏偏叫做天王殿,好像佛的级别比天王高不少啊。

     

      弥勒佛像两侧有副对联给了我当头棒喝,让我怦然心动,上联是:“日日携空布袋,少米无钱,却剩得大肚宽肠,不知众檀越信心时将何物供养;”下联是:“年年坐冷山门,接张待李,总见他欢天喜地,试问这头陀得意处有甚么来由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不知众檀越信心时将何物供养”,是啊,将何物供养?将何物供养?我想,我不知道将何物供养,我不知道我有什么,我也不知道佛和六祖惠能大师需要什么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供养,我也不知道他们需不需要我的供养,我更不知道我有何求。我来拜谒六祖惠能大师,只带了我的景仰,带了我的诚心,我不知道这够不够。我的内心是有一点迷惑和困扰,是因为那最根深蒂固的无明之源,在我的心灵之根,在我的灵魂之蒂,可我没有要求得到答案,没有要求得到解脱。无欲则无求,我知道的,可我还做不到。“将何物供养?”不光是对佛、对惠能大师,对我自己,对我的亲人、我的父母,以至于对这个社会,我又能做些什么、供养些什么呢?我默默的思索着,没有答案。

      出了大殿,继续延东廊上行。有一个为青海玉树地震募捐的箱子和启示,我走上前去,投下了我的一点心意。其实我对募捐不很热衷,我更希望有机会亲力亲为得去帮助他们。我也不为他们祈祷,我不知道那样有没有用。我只知道我所遇到的受苦受难的人们之中,没有哪一位因为诚心的祈祷而改变了自己的境遇。愿望总是那样美好,而现实,又总是那么残酷。

      我走进大雄宝殿,转了一圈,里面主要供奉的是三宝佛,释伽牟尼佛、阿弥陀佛、药师佛,还有彩塑的五百罗汉。大雄宝殿是一座寺院的主殿,可正因为是主殿,每座寺院都有,所以感觉都差不多。

      大殿后面是藏经阁和灵照塔,其后就是祖殿,供奉六祖真身的大殿了。站在门前,心里稍有波澜,但也不是那种很期待、很紧张的感觉,很微妙,无法言说,好像马上就要见到一位很多年未见面的师长的感觉吧。进的殿来,中间是惠能大师,左边是憨山和尚,右面是丹田和尚,三位觉者都是真身示现。由于阴雨,光线晦暗的缘故,加上玻璃的反光,看不清楚。

      我走向前去,先从东侧仔细的瞻仰惠能大师的法身,然后又走到西侧,看到围栏开了一个口,里面有拜墩,便走了进去,站在惠能大师的右手侧抬头细细的瞻仰大师的遗容。也许是光线明灭变幻的缘故,也许是塑像栩栩如生的缘故,也许是我的内心感觉的缘故,惠能大师慈眉善目,好像嘴唇微动、笑容可掬的说法,仿佛开示着不立文字的微妙禅法,只是听不到声音而已。良久,我又回身瞻仰憨山大师的真身,感觉憨山大师面容沉静庄严,入定一般。而丹田大师,由于角度和光线的原因,却看不太清楚,也许是缘分不到吧。这时一位女居士也在里面正走出去,拉着围绳要扣在立杆上,我这才知道原来里面是不让进去的。我赶紧接过围绳扣在立杆上,感觉脸上微有些烧,有点不好意思,太唐突了(呵呵,修行不够啊,在大师面前现形了)。同时心里又觉得真是有缘啊,居然能够这么近距离的亲近大师,难道这不是机缘吗?

     

      走出殿门,看到门口西边有个功德箱,于是随缘了一点心意,但是,我只捐了为玉树地震捐款的一半数目。我是想让惠能大师知道,在我心里,他是功德圆满之身,他并不比玉树地震中受苦受难的大众更重要。可我随即有为自己的小伎俩自嘲起来,起了分别心,着了相,阿弥陀佛,惭愧惭愧。也许惠能大师他们正在大殿中看着我笑呢,呵呵,看来,还须精进啊。这样想着,又回到殿里,留连徘徊了一会,才依依不舍而去。

      过了伏虎亭和飞锡桥,上台阶,走进写着“天下宝林”石门,便是卓锡泉。看见很多善男信女都在泉上洗手,不知道有什么说法。我接了一杯泉水,在路上喝。回过身来,看见西侧一地落叶,一位师傅正在清扫。

     

      卓锡泉西行,不远处就是虚云老和尚纪念堂,对联写得也非常好:“参见祖师必须空心无我,来到佛地总是宿世有缘”。虚云老和尚也是我非常景仰的大师,在我心中他是一位真正的“行者”,禅定自在,愿力宏大,身体力行,是佛门中兴之大德。在纪念堂转了一圈,奇怪的发现门内石柱上盘龙的角好像损坏了,仔细看时,却又不象,呵呵,不知何故如此。没有人来,门外有两只大公鸡正自在的悠闲觅食。

      继续西行,约百米,是虚云老和尚的舍利塔。礼拜之后,绕塔一周,记载的是虚云老和尚的生平事迹。在雨中,依然有香火缭绕,看来有人来此上香礼拜。地上有扔掉的塑料袋和散落的粗香,于是将塑料袋捡起放到垃圾箱,将散落的粗香放回香炉,这是我能够做到的。正沉思间,有位女居士过来礼拜,于是我转身继续下行。

     

      走到无尽庵,大殿正在修缮,进去拍了几张照片。可能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,看见一位年轻的比丘尼走过,后面一位七、八十岁的师太和一位中年师太,本想为年老的师太拍张照片,又觉得不敬,作罢。这时出来一只猫,和我瞪了一会眼,各自走了。

      很快又到了曹溪门内,就要出来了。心中不舍,可那又如何呢?

      在门外,待了很久,拍了很多照片。以至于有位当地人跑过来和我聊了半天,说在当地到哪里哪里去游玩比较好,看来哪里都有热心人和好人啊。

      无念、无相、无住,这不正是惠能大师的教导吗?黄鹤飞去且飞去,白云可留不可留,古人尚且如此潇洒,我又何必故作姿态呢?转过身来,向韶关坐车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曹溪法雨,依然细细密密的洒落在这红尘大地……